動態信息

當前位置: 首頁» 動態信息» 媒體資訊

科學網——阿什旦牦牛降生高原

來源:科學網   作者:李晨  時間:2019-07-11 05:40:00  點擊:

      
海拔4000米,夏季牧場,青海省大通種牛場。
 
世代放牧的牧民李春花,如今和她的丈夫成為了牧場職工,看護著大約200頭牦牛安靜地吃草。
 
只是這群牦牛和李春花的祖先在青藏高原世代飼養的絕大多數牦牛群不同,它們不論大小,頭上都沒有長角,長得也像是從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這是阿什旦牦牛。”李春花說。
 
“阿什旦”是青海大通種牛場里海拔4380米的一座雪山;同時,在某些地區的藏語里,“阿什旦”和“無角”這個詞的發音近似。無角牦牛因此得名。
 
 “我一畢業就在牦牛課題組工作,到現在35年,已經從小姑娘變成老太太了!”中國農業科學院蘭州畜牧與獸藥研究所研究員閻萍笑著對《中國科學報》記者說。
 
阿什旦牦牛是中國農業科學院蘭州畜牧與獸藥研究所會同青海大通種牛場,繼大通牦牛之后,培育成功的第二個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牦牛新品種。
 
 
 
追求:優良性狀“無角”
 
在大通牦牛繁育中心,圈養著幾十頭從可可西里無人區帶回的野牦牛。
 
多年前,為了改良我國牦牛種群不斷退化的性狀,以野牦牛為父本,閻萍開始了培育牦牛新品種的征途。這些野牦牛就是為了當年這個使命而被抓捕來到青海大通種牛場的。
 
2004年蘭州牧藥所和青海省大通種牛場共同培育出了世界第一個人工牦牛新品種“大通牦牛”。大通牦牛的出現大大加快了我國牦牛良種化進程。
 
不過,“隨著傳統飼養方式的多元化,放牧加補飼、舍飼逐步發展,有角牦牛在規模化和集約化飼養中暴露出了相互傷害、不易采食、破壞圈舍、損壞設施等弊端。”閻萍說,牦牛產業還有更多需求尚未被滿足。
 
繁育中心大廳里,陳列著一副比成年人還高很多的野牦牛標本。“它死于求偶的決斗。”蘭州牧藥所研究員梁春年告訴記者,不僅僅是發情期容易發生決斗,普通牦牛平時也喜好爭斗。他曾經做過調查,近三分之一的圈養牦牛肋骨發生過骨折,都是它們互相打斗造成的。“傷害很大,不利于動物福利。”
 
在青藏高原,有不足10%的牦牛天生無角,而且這種無角性狀來源于顯性基因。只是在漫長的牧民人工選擇過程中,為了讓牦牛能自己抵抗高原上的野獸襲擊,無角這一性狀逐漸被淘汰了。
 
閻萍意識到,如果整個牦牛群都沒有角,即使它們互相爭斗也不會給彼此造成太大的傷害。
 
于是,1995年,閻萍帶領的牦牛資源與育種創新團隊決定培育沒有角的牦牛。
 
實際上,無角是各國家畜育種家追求的優良性狀之一,如馳名中外的安格斯牛、英國短角牛和美國的無角短角牛品種等。沒有牛角的牛少占地,可以增加飼養密度,便于進行舍飼。
 
為什么要發展舍飼?閻萍解釋說,一是放養不便于管理;二是青藏高原有長達7個月的枯草期,放養牦牛在這時候掉膘嚴重,影響出欄,牦牛肉也會季節性的斷供,影響牧民收入。圈養舍飼可以解決這個問題,讓牦牛增重容易、不掉膘,生長發育也更快,達到牦牛肉的四季均衡供給。
 
 
 
第一:適合舍飼化的專用牦牛品種
 
“我們培育阿什旦牦牛采用的方法和傳統上普遍采用的雜交育種方法不同。”閻萍告訴《中國科學報》記者,他們以青海高原牦牛為育種素材,采用群體繼代選育法,應用測交和控制近交方式,有計劃地通過建立育種核心群、自群繁育、嚴格淘汰、選育提高等階段,集成開放式核心群育種技術體系、分子標記輔助選擇技術等,系統選育出世界上第二個牦牛品種——阿什旦牦牛。
 
培育一個大動物新品種大約需要經歷4-5代,而牦牛的一個世代大約是5年。
 
在長達20多年的選育過程中,閻萍的團隊吸收并集成了分子標記輔助選擇技術等先進技術,大大加速了育種進程。
 
閻萍團隊在無角牦牛培育過程中,突破了分子標記輔助選擇鑒定角性狀變異位點的技術瓶頸,首次系統開展了牦牛角發育的形態學和組織學研究。他們通過鑒定P1ID和P219ID兩個控制無角性狀的位點基因型,對牦牛角性狀進行選擇,縮短了育種周期,提高了育種效率,加速了育種進程。
 
就在科學家長達20余年的育種過程中,牦牛飼養方式也發生了變化。從散養+放牧,到逐步舍飼化,如何讓牦牛在集中飼養過程中減少傷害,提高飼養密度,并保證育肥效率,成為生產中亟待解決的問題。
 
阿什旦牦牛的成功培育恰好解決了上述生產難題。“阿什旦牦牛無角、肉用為主,遺傳性能穩定,體型外貌高度一致,產肉性能好,抗逆性強,繁殖性能高,性情溫順,是第一個適于舍飼化的專用牦牛品種。”閻萍說。
 
梁春年介紹,同等飼養條件下,阿什旦牦牛后裔的平均繁活率為59.98%,比當地牦牛提高11.72個百分點;死亡率為1.24%,比當地牦牛降低4.32個百分點;18月齡體重平均為92.77千克,比當地同齡牦牛高18.38千克,提高了24.71%,增產增效顯著。
 
我國目前有牦牛地方品種(遺傳資源)17個,包括天祝白牦牛、甘南牦牛、青海高原牦牛、西藏高山牦牛、九龍牦牛、木里牦牛 、巴州牦牛、中甸牦牛、金川牦牛等。“阿什旦”牦牛無論其遺傳基礎和體型外貌特征均與上述17個地方品種(遺傳資源)有著明顯區別。
 
馬進壽介紹,他們將‘阿什旦’牦牛的性能指標與綜合品質與青海本地品種進行了對比試驗,結果表明,“阿什旦”牦牛新品種在保持高原牦牛優秀抗逆性的基礎上,在體高、體斜長、胸圍、管圍和體重等主要生產性能和綜合品質全面超越青海高原牦牛、環湖牦牛。
 
 
 
推廣:從大通向外輻射
 
海拔2900~4600米的大通種牛場,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科學嚴謹的管理制度,為阿什旦牦牛的培育成功和推廣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條件。
 
“我們在這里建立了種公牛站、育種核心群、育種群和推廣示范區四級繁育推廣體系,使其成為青藏高原牦牛產區及毗鄰地區可廣泛推廣應用的新品種和新技術,對我國牦牛良種制種、供種體系建設和牦牛飼養方式的轉變具有重要引領作用。”閻萍說。
 
大通種牛場場長馬進壽介紹,為了加強核心群的管理,提高種畜質量,大通種牛場專門制定了核心群標準管理辦法。
 
在“阿什旦”牦牛培育期間,閻萍團隊和育種場邊培育邊推廣,向青海省及周邊地區試推廣種公牛3950頭,改良當地牦牛品種。
 
我國是牦牛的主產國,全世界約有2000萬頭牦牛,其中95%左右繁衍在我國。牦牛是全球唯一適應高寒條件的大型物種,也是整個青藏高原發展肉牛類的基礎。
 
閻萍認為,“阿什旦”牦牛的成功培育,有望改變牦牛養殖長期對天然草場的依賴,為牦牛產業進一步規模化、集約化、標準化發展起到良好的推動作用。
 
過去,牦牛飼養每年不斷經歷長膘掉膘的過程,生產效率低。“阿什旦”牦牛新品種的推廣應用,突破了青藏高原畜牧業從數量型向質量型轉變、粗放型向經營型轉變的瓶頸,完善了青藏高原高寒牧區放牧、放牧加補飼及完全舍飼化等不同牦牛產業發展的結構,有利于進一步構建更具發展潛力的青藏高原草地畜牧業生產系統,解決了高原牧區及半農半牧區產業發展的種源需求,提升了青藏高原寒旱生態區牦牛產業發展水平。
 
閻萍表示,“阿什旦”牦牛適宜在我國青藏高原寒旱草原生態區推廣利用,對提高高原牧區及半農半牧區農牧業發展水平、培育優勢特色產業、實現控制凈增、擴大出欄、加快周轉、緩解草畜矛盾具有重要意義。
 
蘭州牧藥所和大通種牛場將面向牦牛主產區,擴大推廣“大通牦牛”“阿什旦”牦牛新品種,開展牦牛種質資源創新利用與配套技術開發研究,通過產學研用聯合,推廣牦牛良種繁育新品種新技術,提升牦牛制種、供種能力和改良效果,促進牦牛產業節本降耗、提質增效,帶動牧民增產增收。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9/7/428295.shtm
 


极速pk10官网-极速pk10平台-极速pk10